60岁羊城菊会开幕:50色大立菊扎作过程不简单

60岁羊城菊会开幕:50色大立菊扎作过程不简单
大洋网讯 广州历史最悠久、连续举办时间最长的专业菊花展览、文化公园三大传统花事活动之一的第60届羊城菊会11月16日正式开幕。此次菊会恰逢一甲子,无论是展出的菊花景组,还是组织的活动形式都比往年更盛大、更丰富。 早上9时,记者来到文化公园,这里就已人头涌涌,十分热闹了。“我们河北老家看的是‘九月菊’,这个时节没有菊花可赏了。”住在附近的街坊尤先生说,十多年前他和老伴儿来到广州,和儿子一起定居在附近,每年都会来逛菊会。“每年都会拍好多照片分享给北方的亲朋看看。”他说。 “今年80多岁了,看不出来吧。”广州老街坊杨婆婆带着墨镜、系着玫红丝巾,人比花俏,手机里刚拍下不少美图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一大早专门从越秀坐公交车过来,今年的布景范围比往年更大,在中心舞台后侧也能拍到好多靓照。 街坊邓伯则赶着时间来,赏完花后又匆匆赶车出游。“今年的景组比往年更大规模、更大气,不过菊花开得不多,来得有点早,但还是想第一天来。”他表示。据悉,菊花景组中,不乏20多米长、五六米高的大型景组,不过它们要在11月下旬迎来最佳观赏期。 早上10时,文化公园中心舞台,在恢弘的击鼓声中,第60届羊城菊会正式开幕。据悉,羊城菊会始于1953年,在文化公园举办,上世纪80年代是菊会最鼎盛的时期,文化公园、烈士陵园、越秀公园都举行大型菊展,然而时至今日,文化公园是广州60多年来唯一坚持举办的,以弘扬岭南悠久深厚文化传统、传承菊花栽培扎作技艺为宗旨,深受市民喜爱。 为丰富羊城菊会的文化内涵,开幕仪式上,征集评选出的文化公园吉祥物——头戴黄花的卡通小羊首次亮相,菊花扎作、栽培巧匠上台领奖。菊会期间文化公园还在西关苑精心安排“广州文化公园羊城菊会回顾展”,以昔日照片、昔日新闻、口述故事再现羊城菊会的历史记忆。据悉,2018年起,文化公园开展“羊城菊会菊艺工作者口述史”研究,通过对多年从事菊艺行业的一线花工以及公园管理者的口述记录,总结羊城菊会的发展历程和成功经验,深入挖掘岭南菊花栽培与造型技艺的特色价值,为岭南菊艺的保护传承留下一手的档案记录。 菊花扎作工匠揭秘50色彩色独株大立菊的诞生 今年菊会首次展出多达50种颜色近200朵菊花的独株彩色大立菊,令许多市民闻讯前来。有些遗憾的是,目前,这株大立菊还未进入盛花期,屹立在正门中轴西侧“遨游太空”景组中,显得有些“平平无奇”,市民游客要欣赏想一睹芳容,还要等些时日。 大立菊扎作是岭南菊艺中一项特色技艺,每株大立菊开花数百朵乃至数千朵,布列整齐,可谓“满树繁花独一枝”。尽管还不能欣赏这株50色大立菊盛开的样子,但羊城菊花艺术研究会副会长陈仲祥为我们揭秘了它的扎作过程。 据悉,彩色大立菊一般多为拼装,把几种颜色的菊花拼在一起扎作成大立菊造型,而此次展出的这株50色大立菊则是通过嫁接技艺,将约80个品种的菊花枝径嫁接到一棵菊花身上而成,十分难得。 陈仲祥16岁开始从事菊花栽培、扎作,1978年开始参加羊城菊会,至今已是76岁的老匠人。他介绍,完成这样一个品种又多、颜色又靓的作品,从插苗到嫁接要耗时14个月。“难度有三:第一是嫁接,要找好的品种,品种不好嫁接后长不大;第二是栽培,要嫁接80种,种的时候就要栽培上百种,而且不同品种生长周期不同;第三个是造型,按照老传统,不能交叉斜枝,要和谐地反映出菊花的美貌。”他说。 祥叔还告诉记者,目前,菊花扎作基本上是老师傅在做,这门手艺难以找到后生接班。“菊花适宜的生长温度在10到18度,而广州气温高湿度大,又要防晒又要防雨水,种植难度大,露天作业辛苦,‘比凑大一个仔还难’。加上市场收益不高,种植场地难找,很少有后生愿意从事这一行。”他表示。不过,文化公园的羊城菊会越办越热闹,不仅是持续至今的菊艺爱好者交流平台,更是越来越多市民游客热衷的花事活动,也让他看到了社会各界对岭南菊艺的重视。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吴多 通讯员钟达文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莫伟浓、吴多 [ 编辑: 李健 ]